全球首發!復旦大學發布三陰性乳腺癌精準治療方案,讓患者從山窮水盡到柳暗花明
學術觀察 · 2020/07/29
該研究為“多輪治療后仍出現進展的三陰性乳腺癌”開出了“精準治療方案”。

本文轉載自“學術觀察”微信公眾號。

據2018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調查數據顯示,乳腺癌在全球女性癌癥中的發病率為24.2%,占據女性癌癥的首位,其中52.9%發生在發展中國家。

從發病年齡來看,乳腺癌發病率從20歲以后開始逐漸上升,45~50歲達到峰值。在我國,乳腺癌的發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每年有30余萬女性被診斷出乳腺癌,在東部沿海地區及經濟發達的大城市,乳腺癌發病率上升尤其明顯。

三陰性乳腺癌(TNBC)是所有乳腺癌中的一種,因雌激素受體、孕激素受體和HER-2三個主要治療靶點均為陰性而被稱為“三陰”,約占所有乳腺癌的15%左右。這種乳腺癌由于缺乏靶點、復發轉移風險高,而被認為是“最毒、最兇險”的乳腺癌。其中,因經歷過多輪治療后病情仍然進展的三陰性乳腺癌更是接近“山窮水盡”,經常規方案治療后腫瘤縮小的患者比例不到10%。

7月27日,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團隊在 Cell Research 雜志發表了題為:Molecular subtyping and genomic profiling expand precision medicine in refractory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he FUTURE trial 的研究論文。

該研究為“多輪治療后仍出現進展的三陰性乳腺癌”開出了“精準治療方案”:結合這類晚期難治性三陰性乳癌的“基因圖譜”和其中500多個基因熱點的檢測數據,根據前期發明的“復旦分型”,開展精準治療,成功將治療后腫瘤縮小的患者比例從不到10%提升至29%;其中部分亞型三陰性乳腺癌患者100%獲得緩解,療效遠超國際前沿水平。


按圖索驥:三陰性乳癌分型有了“快捷方式”

如何讓多輪治療后仍出現進展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獲得希望?

邵志敏教授團隊歷時5年的研究,于2019年繪制出全球最大的三陰性乳癌基因圖譜,證實三陰性乳癌并不是一種單一類型的疾病,其實是個魚龍混雜的集體,深入研究有望對這個集體進一步細分類型。通過基因序列和表達加強研究,或將破解三陰性乳癌“無靶點”的難題。

通過龐大的基因數據分析,研究團隊根據不同基因特征,在國際上首次提出“復旦分型”標準,并據此將三陰性乳腺癌分為了4個不同的亞型:免疫調節型、腔面雄激素受體型、基底樣免疫抑制型、間質型。

邵志敏教授表示,“實驗室的大量測序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基因數據,但在臨床上需要更簡易、快捷的操作來鑒別三陰性乳腺癌的分型,以便于指導準確治療,經過一系列的計算分析,我們設置了4個在臨床上常用的免疫組化標志物(雄激素受體、CD8、FOXC1、DCLK1),把它們作為三陰性乳腺癌亞型的‘標簽’。臨床上只需通過對這4個‘標簽’進行檢測就可以快速得出分型結果?!?/p>

經過大量的實驗驗證,通過4個“標簽”檢測的結果與患者基因檢測結果高度一致,保證了檢測的精確性。而且幸運的是,這一尋找“標簽”的方法僅需進行數百元價格的免疫組化檢測,診斷耗時短,具有廣泛的可推廣性。


有的放矢:大大提高“最難治”乳癌緩解率

進一步分析后發現,不同的三陰性乳腺癌亞型的癌細胞表現出的特性也有較大差異,以免疫調節型三陰性乳腺癌為例,相較于其他亞型,此類乳腺癌細胞周圍有大量淋巴細胞,這意味著此類亞型可能對免疫治療敏感;而在腔面雄激素受體型乳腺癌細胞則有明顯的HER-2基因突變,這類病人則可能適用針對性的靶向治療……”

基于精準的分型方法,腫瘤醫院乳腺外科邵志敏教授和王中華教授團隊開展了一項名為“FUTURE(未來)”的“傘形”研究,針對那些經過多輪治療后仍然發生進展的“最難治”三陰性乳腺癌,進行分型及基因檢測,指導后續相應的精準治療。

研究中納入了69例幾乎再無藥可醫的“最難治”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結合此前的分型“標簽”對這些患者分類,研究團隊對500多個熱點基因進行檢測,精準鎖定不同分類患者癌細胞的特征,隨后予以相應的靶向治療。

邵志敏教授說,“我們欣喜的發現,這些幾乎‘山窮水盡’的患者,其中約29%獲得了‘柳暗花明’,腫瘤明顯縮小了!遠超當前國際前沿治療方法10%左右的緩解率,其中,更讓人興奮的是那些歸類為‘免疫調節型’的難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通過免疫治療和聯合化療的方法,有52.6%的腫瘤出現縮小,病情得到良好控制?!?/p>

研究中團隊發現分類為“腔面雄激素受體型”的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中雖然HER2檢測表現為陰性,但其中存在HER2基因的突變。團隊嘗試對這部分發生突變的患者進行抗HER2的靶向治療。結果發現,這類患者的腫瘤發生縮小的比例高達100%。其中一例患者已經持續緩解長達半年以上。

無獨有偶,在FUTURE研究發表的同期,國際頂尖學術期刊《自然》(Nature)也發表了肺癌的精準治療傘形研究結果,同樣證實了分類精準治療在難治性癌癥中的臨床價值。


擴而充之:“復旦分型”有望進一步拓展

在FUTURE研究中,研究團隊不斷發現“新大陸”,例如分類為“腔面雄激素受體型”的三陰性乳腺癌比預計中的惡性程度更高,進展也更快,而且對抗雄激素受體的治療不敏感。這部分患者尚需進一步分析其特征,并調整相應治療方案,以獲得長期療效……

“這些‘意料之外’的成果為未來開展更多三陰性乳腺癌的研究提供了思路,進一步證實在晚期三陰性乳腺癌中推廣‘復旦分型’及精準檢測非常有必要,也為后續開展針對國人三陰性乳腺癌的臨床試驗提供了數據和證據的支持,”邵志敏教授表示,“這些新成果還將促進精準治療藥物的研發。例如在FUTURE研究中,腫瘤醫院乳腺外科與國內藥物研發能力最強的藥企之一恒瑞公司密切合作,雙方將前沿藥物與研究中的靶點一一對應,在合作中迸發出不少靈感,使之成為一流腫瘤醫療中心與優秀藥企合作的典范。

多個刻有“復旦腫瘤”且代表中國乳腺癌最高水平的科創研究成果,已從上海走向了世界。針對三陰性乳腺癌重磅原創科研成果接連重磅推出,既成為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三陰性乳腺癌科創策源的“高光時刻”,同時也點亮了患者的“生命之光”。

以下為漫畫版解讀


查看更多
發表評論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夾下面 test
大发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江西快三彩票app 目前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湖北11选5遗漏一定牛 双色球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下载安装 山东十一选五大乐透开奖 金龙策略配资 广东36选72019226期开奖号码 股票指数怎么买跌 浙江体彩6+1走势图带连线